主编:李 薪 报料群:121463263|热线电话:0812-3333686|投稿邮箱:pzh-newssc@163.com 本网团队  |  频道网群
新 闻
NEWS
频道首页图文头条视频新闻
花城要闻领导动态专题报道
互 动
BBS
网名论坛市州看点
花城时评国内国际
产 经
INDUSTRY
教育旅游就业文化科技
钒钛医卫交通金融房产
区 县
COUNTY
东区西区仁和区
盐边县米易县
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攀枝花   >  国内
  • 抢红包成羊年热词 莫让“伴奏曲”盖过亲情主题歌
  •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5-02-25 11:09来源:郑州晚报
  在羊年春节热词中,“反腐无休”“逆向探亲”“抢红包”分列前三,羊年新春,一股手机抢红包的热潮在网上兴起。人们拿起手机,刷刷屏、摇一摇,尽管抢到的金额小,但也乐在其中。

  抢红包成为一种拜年方式。据腾讯发布的信息显示,微信红包活动最高峰是在除夕夜,最高峰期间每分钟有2.5万个红包被领取,平均每个红包在10元内。而央视春晚播出的4个多小时里“摇一摇抢红包”业务互动总量达到110亿次,最多时达到每分钟8.1亿次。

  有人感叹网络为春节带来更多惊喜,有人指责网络掩盖了春节的文化意义。事实上,技术本身并没有问题,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意识到,问候、陪伴等感情交流,才应当是春节的主角。

  “抢红包”让新年变了味?

  莫让抢红包“伴奏曲”盖过亲情“主题歌”

  新春佳节是家人团聚、共叙亲情的时刻,向亲友派发红包是传递祝福与关爱的民俗传统。移动互联网迅速发展,让抢红包从线下走到线上,一些远隔千里的好友也能穿越时空为彼此送达一份心意,一些电商巨头也借机为观众奉上“红包大礼”,给人们的假期增添了不少欢乐。

  但是,凡事过犹不及。不少人发现,抢红包正从消遣的“伴奏曲”演变为春节长假的“主题歌”。游子千里归家,依旧没有跳出方寸屏幕,抱着手机抢得不亦乐乎,把满怀期待的父母晾在一边;老同学的微信群里,旧友说话无人应答,丢个红包立刻“炸锅”;有的微信群玩红包接龙,“你方发罢我登场”,不分昼夜抢得昏天黑地。更有甚者,洗漱、做饭、开车等红灯时都有人紧盯屏幕,生怕错过红包。不少网友惊呼,抢红包正在毁掉春节,并感慨:无论多么抢眼的“红包”,也难以换来亲人温馨的笑脸。趁着长假的尾巴,请放下手机,给父母妻儿一个微笑和拥抱,重新唱响亲情的春节“主题歌”。

  抢红包上演“逼宫”,祝福咋用钱来衡量?

  在“红包大战”中,人们一边抢红包,一边发红包,兴奋激动的背后也夹杂着难言的烦恼。发红包者塞钱太少不好意思,红包太厚增加负担;抢红包者只抢不发众人讨伐,多发红包又常常落得“入不敷出”。面对朋友同事们的“发红包”的“逼宫”,不少网友也有些不解:“明明是传递祝福的红包,怎么感觉变了味儿?大家在意的,究竟是情谊,还是红包?”

  抢了100多个红包的小杨时不时向群里发个红包,被很多群友大赞“土豪”,着实让他体验了一把“高帅富”的感觉。然而一算账,他辛辛苦苦抢了120元钱,却发出去300多元钱,做了“亏本买卖”。红包越来越多,祝福却慢慢变了味儿。小杨发现,身边的朋友同事开始攀比红包金额:抢得少的落荒而逃,只能自叹不如;抢得多的自鸣得意,仿佛高人一等。

  从最初的充满乐趣,到后来的有些尴尬,很多人抢红包的积极性受到很大打击。“看来,再美好的东西,一旦和钱挂上钩,就有些变味了。亲情、友情、爱情,莫不如此。”北京的张先生说。

  “块儿八毛,抢到是运气;钱多钱少,分享的是感情。”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吴亦明认为,抢红包游戏商业推广快、参与性强,深受百姓喜爱。但其中一些不好的倾向也值得注意,尤其是一些人过于追求红包的“厚度”,忽视了红包的感情“温度”,对发红包和抢红包的双方来说,都是一种伤害,希望大家可以少在意红包“厚度”,多体味红包“温度”。本报综合新华社

  新年添了新乐趣

  抢红包带动大家交流

  互联网时代,朋友同学之间的交流不再受时间地域的限制,各种微信群非常活跃。李先生高三的同学节前刚建立了群,把多年未联系的同学都聚到了一起,刚开始大家都非常活跃,纷纷互动,聊曾经的同窗生活,询问如今的现状,可没过几天,大家都变得沉默起来。节前的红包大战,又让大家活跃起来了。不少同学开始在群里发红包,大家都加入了抢红包大战中,春节前后,李先生统计了一下,在群里领取了78个红包,共316.34元,群里平均每个人都发了一次红包,而且有人不止发了一次。“大家基本上都是把领到的红包拿出来发,发了领,领了发, 很热闹,很过瘾。”李先生说。

  张女士晒出的红包截图基本上都是你发给我,我再发给你的玩法,不同的就是祝福的话语不同,大家对这种任性的玩法乐此不疲。郑州一企业的领导还通过微信红包在过年期间给大家发出了红包,平均每人100元,对于这种敢于尝试新鲜玩法的领导,不少员工表示“感觉跟领导的关系很近,没有隔阂感”。

  发压岁钱,电子红包代替

  传统的压岁钱都是长辈发给晚辈,而在这场红包大战中,很多年轻人之间都玩起了这种游戏。昨日,支付宝发布的数据显示,春节前后,全国共有一亿多人参与支付宝红包游戏。其中, 90后年轻人占到50%以上,成为发红包主力。郑州用户发红包平均金额为58元。数据显示,仅除夕,全国有6.8亿人次参与支付宝红包游戏,收发总量超过2.4亿个,总金额达40亿元。若按照发红包的平均金额计算,用户个人发送的支付宝红包平均金额为59元。

  支付宝红包数据显示,所有红包中,金额为1元的红包最受欢迎,全国有超过1954万人发了1元红包。其次为10元红包,约 1747万人选择发10元红包。在用户发出的所有支付宝红包中,以群红包数量最多,占到54%。来自河南新乡市的吕小姐春节前后共收到3057个支付宝红包,总金额为3490元,为全国支付宝用户中收到红包最多者。

  吴女士的小外甥春节期间在上海没有回到河南,吴女士就通过微信红包的形式给小外甥发了压岁钱。“很方便,完全不受地域的限制。”以这种形式收压岁钱的人特别多,很多中学生甚至还要求家中会使用微信的长辈以电子红包的形式给自己发压岁钱。平时不怎么交流的长辈晚辈在微信上交流得更为频繁起来。 郑州晚报记者 徐智慧

  原标题:羊年“红包”飞

相关新闻
分享按钮